瓶声吾邪

报尔以琼琚。

一个概念

(doge)

喵阿槿:

举个例子,我也能画画,顶多画出来的东西看不出是鸟是兔子还是猪。但如果我今天放出来一张长了翅膀的猪,这种情况不能腆着脸说我就开始文画双修变成了半个画手,应该叫熟练工种干腻了串门浪一浪换换胃口找回点儿自知之明。

同理,一个没有先天性读写障碍的画手,突然心血来潮开始写小学生日记体的故事,也不意味着就迈进了写手的大门,毕竟你“的”“地”都还用不清楚,“鳞次栉比”都还在拿来形容人。

综上所述,不要觉得写作无门槛,磕死在那儿的排个队最后一位估摸得站火星上。往大说诺文学奖多少悲喜算欺负你不懂行,咱就说点儿小的,想想自己中学时候的作文成绩,你上50了吗就那儿看不起写手?

最后,送给这段时间看到的各位重画轻文的“太太”们:隔行如隔山,不如干一行专一行多练练咱的人体结构吧,胳膊都还那儿拧巴着呢。

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热度(57)

  1. 6161616_你猜我今年出不出新本Neverness 转载了此文字
    恩……暂且不说质量怎样,文笔怎样,只要有那一腔热血去创作,就请你尊重
  2. 瓶声吾邪Neverness 转载了此文字
    (do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