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声吾邪

报尔以琼琚。

【露中】《嘶》by吾声 白鲸露&训导员耀

白鲸露&动物训导师耀
吾声出品
并不是跨物种什么的请耐心看完

裸露的砾岩远不及伤疤尖刻而唯美,阴霾的天空下翻涌着浑浊的浪潮,请你静下心去聆听深海之中的乐音吧,那是白色的精灵在嘶鸣。
                    ——记《嘶》

“白鲸本来是生活在北极圈以内的生物,他们光滑的皮肤和生来便有的笑容让他们成为万众倾心的珍宝……”

王耀在不下水的时候也会客串海洋馆的讲解员,每天对着来了又走的游客讲解着他深爱的白鲸。一张张面孔出现了又消失,王耀的说辞还是来回的那么几句。由一开始的生涩到后来的熟练,王耀心里总要想着自己搭档的白鲸才能完成冗长的陈词。

王耀的搭档是一头俄罗斯籍的白鲸,他们已经认识了快半年了;从一开始的冲突到现在的亲密,王耀和他的白鲸变成了最亲密的伙伴,几乎全都要归功于长时间的训练和接触。

大白鲸随了那位把它从搁浅的海滩上救起的老渔夫的姓,名字则是王耀给起的,叫伊万。他当初并没有想太多,现在想想这简直给和自己的儿子取了个“狗蛋儿”没差别。

伊万无时无刻不在对着王耀傻笑。自从熟络了之后伊万就特别喜欢用光滑的皮肤蹭着王耀背后游动,看着王耀在水里费劲的转身又绕到另一头用嘴巴戳王耀的脖子——一但发现王耀要罚他的小鱼了,伊万就噌的窜到王耀面前露出一张傻乎乎的笑脸,结果往往能成功的获得王耀的一枚亲亲。

毕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王耀有时候也会不自觉的把这个“儿子”当成老婆看待——还好种族不同,不然王耀绝对想象不出来自己和哪个光着屁股的小伙子在水里游来游去的样子。

这天上午王耀依旧要与陪伊万训练,因为下午就是这位白鲸小伙的“首秀”:第一次面对欢呼喧闹的观众,伊万的紧张可想而知。哪怕动作再熟练都有可能临场失误,被从背上甩到水里倒栽葱都成了王耀习惯的事了。
越想越烦。王耀摇了摇头,还是决定先去训练。在换衣间里他遇到了自己的同事亚瑟柯克兰,这位粗眉毛的英国绅士在一周前因为表演的事和老板吵了一架,到现在都没个好脸色。

“啊,是你啊王,下午好。”柯克兰看到是王耀,只是勉强笑着打了招呼。说到底是关心和好奇,王耀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今天下午就表演了,老板他……”

“他同意了。但他说……他说……该死。”柯克兰揉了揉金黄色的头发,“他说阿尔弗可能一辈子都只能去顶球了,你知道的,没什么戏份,没什么奖励和奖金。
阿尔弗雷德是亚瑟柯克兰当成弟弟宠的海豚,也是表演的参演者,他原本的工作是从水里窜到岸上给付了钱的观众摸自己的皮肤——亚瑟相当反对这一做法,所以一直没有训练他做这个动作。

“那样和教他自杀有什么区别?”英国人难得的唠叨起来,“他们明知道海豚不可能在搁浅时自救。”那时王耀只是拍拍他算作安慰,毕竟他和他的白鲸不需要那么做。

现在距离那时的争执过去了许久,现如今他们都到了该登台演出的年纪。“你还是去多陪陪他吧,毕竟是首秀。”多说无益,王耀先一步离开了更衣室。

“弗朗西斯晚上要到老酒吧去请客,你别忘了去——”柯克兰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王耀也含糊的回答了一句知道。

当静谧的水面泛起波澜的时候,王耀看见了潜伏在水池底部的伊万——那副遒劲的身躯和青白色的皮肤在聚光灯和水波纹织成的轻纱下游弋着,躁动不安的情绪被一下下冲刷着脚踝的缱绻浪花传递给了岸上的王耀。

“白鲸————!!”王耀用双手拢成了扩音器的形状对着空余一人的观众席和水面呐喊,这是表演开始的呼唤环节,本应由观众来完成。他们当然不知道伊万的名字,在他们眼里他只是一条白鲸。

“白鲸————!!”他看着池水中央的水面开始变得起伏,一点点传导到了四周也未见平息。

“伊万·布拉金斯基————!”半途而终的音节埋没在飞溅的水花中,白鲸自流动的蓝色缎带中飞跃,高昂着的头快要挡住镭射灯照向王耀的光芒。

王耀自低台上跃入水中,不久便被伊万驮在背上脱离了水面,像一辆狂奔在高速公路上的哈雷一样疾驰游过弧形的表演场地,坚实的脊梁让王耀的身子熟练且轻易的保持了平衡。

王耀扬着热情的笑容向空无一人的观众席挥手致意,浸湿的几缕刘海贴在两颊上,额头上的水珠划过了眼角,可他毫不在意。

大概是负责场景音乐的王嘉龙终于想起来要开音乐,低沉又性感的女声流入空旷的会场,伊万依旧伴着王耀在水中旋转,事而从正面游近,间或从彼此身边溜走——他们像畅游在小天地间的孩子,又像经久不散的情人,倾斜而下的情感在温柔的俄语音乐里化成缠绵的水花,裹挟着演出者走向不可知的未来。

王耀在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是一个有了非分之想的异类,可他没对任何人说。

人为粉饰的海蓝色穹顶装不下白鲸沉浮的野心,瓷砖覆盖的浅池尚不够他舒展身体。

而现在他只能臣服于此,以那变质了的高贵姿态来换取千篇一律的投食。

歌曲进行到了最为低沉的章节,伊万沉入水底,留王耀一个人在水面上演绎着孤独和哀伤。

——黑暗永远都是暂时的。
像是黎明时破土的新芽,伊万载着挺直了腰杆的王耀飞上了空中,驾着音乐中飞扬起来的鼓点翱翔,沾染着水光的长尾在空中划出一道流畅的弧线!

万物归于寂静,高空中俯视着的世界被做成了短暂以帧计的画面,却出人意料的在瞬间化为了漆黑——照明系统电路故障了吗!?

身处高空的王耀转体的动作刚刚完成了一半,失去了光线的世界让他一阵慌乱。

身体抵挡不住万有引力的能量开始下坠,张皇间王耀已经来不及调整落水的姿态,他的身体硬生生的摔进水中,挣扎着的四肢始终找不到借力的支点,而池水又开始争先恐后的灌入他的耳朵和嘴巴。

一片嗡鸣成了世界中唯一的声响,王耀在慌乱中找不到自己的搭档——他是不是也吓到了?他怎么没来找自己呢?

……

王耀被一双手捞出了水面,旋即他表现得像是所有落水者一样紧紧的抱住了那个人的脖子。
黑暗中他看不清施救者的脸,可他直觉这个人不是他所认识的人中的任何一个。

他们依旧浮在水上,耳鸣散去后表演场地外工作人员的叫声和水波拍打岸边的声音都变得聒噪起来,王耀的心跳仍然快的出奇。

那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却把头凑到王耀脸旁用鼻尖碰了碰王耀的,看起来像是在安慰。
“你怎么不说话?……不对,你是谁?”王耀的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有放开这个“救命稻草”,费劲的从凌乱的呼吸中挤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个人依旧没有回话,而是侧着鼻尖有蹭了蹭王耀冰凉的脸颊和温热的脖颈。
——这动作太过于似曾相识!王耀始终不能相信自己的推测,心中的惊诧和窃喜冲昏了头脑,让他把自己的疑虑都问了出来:

“……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

埋在湿发间的脑袋点了点算是肯定,又嫌这新闻不够骇人似的偏头亲了王耀一口。

……

一直到担心王耀的亚瑟柯克兰带着王嘉龙冲进了表演厅,王耀依旧是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身形颀长的白鲸在他身边游动寸步也不离开,像是根本没有被停电吓到似的。

“大佬啊,一头鲸都比你胆子大诶——”消极怠工的小伙子把手伸到王耀面前晃了晃,差点没被王耀张嘴咬一口。

柯克兰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脸色泛红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什么的王耀,觉得这人应该不止是被断电吓到的。

白鲸丝毫不在意岸上那两个神情复杂的人的眼神,从水里窜出去又蹭了蹭王耀的脸颊,接着竟自顾自欢快的游开了。

END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可以变成人的大白鲸,只是之前他为了揩老王的油懒得变回去(滑稽)
灵感来自海洋馆的海豚和白鲸表演,讲真欢呼的人群中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可怖和凄凉,我看到的只有一复一日的训练让自由的物种被迫献媚于人,搁浅的海豚从来不是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证明。
文章被我用露中美化的不那么沉郁甚至会有一个美满的结局,但这依旧改变不了故事背后的现状,残酷到不忍卒读。

评论(11)

热度(61)